肥啾啾爱桑

变态无疑,沉迷Vrains,一边吸领导一边吹,作哥吹,汉诺骑士申请中……
本体拙劣的写手,复建开始。

汉诺骑士内部综合素质考察题

是我看了22集后搞着玩的,请不要当真

汉诺骑士内部也不会这么智障的题……

领导:这届骑士不行



==========试卷密封线==============


内部试卷,禁止外传

(本套试卷总分100分,考试时间90分钟,请各位骑士注意答题时间)


一、填空题(20分)

1、汉诺骑士的全称(英文)________,创立宗旨_________。

2、汉诺骑士的特殊交通工具是________,以及获得办法____________.

3、汉诺骑士的基本素质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。

4、请假需递交《_______》,并得到_______审批。

5、正确拼写除左轮大人以外的两位领导的姓名(英文)________________________。


二、不定向选择题(30分)

1.执行任务过程中应该做到(   )

A.认真负责  B.搞事情(SOL)  C.利用职权偷窥  D.观察记录,并整理成文件  


2.当在任务中遇到playmaker,正确的行动是(   )

A.向领导汇报  B.召唤队友套麻袋  C.和playmaker决斗(物理)  D.和playmaker决斗(打牌)


3.线下聚会守则中没有的是(   )

A.不抽烟  B.不嘲笑队友身高  C.不联机打游戏  D.怂恿队友搞恶作剧


4.汉诺骑士的基本素质要求(   )

A.拒绝黄赌毒  B.拒绝极端信仰  C.公共场合保持行为正常  D.熟记各类打牌技巧


5.见到左轮大人的正确做法(   )

A.疯狂拍照  B.冲上去拥抱  C.心怀尊重的友好交流  D.告知队友一起前来打招呼


三、简答题(30分)

1、汉诺骑士成立以来的大事件,并详细叙述(起码三条)



2、请写出汉诺骑士招聘的主要程序(提示,五条)



3、简述你对汉诺理念的理解以及想法,并设想一下未来



四、自由发挥题(20分)

        左轮大人这几天面色不善,并且时常沉思走神,这时我们某位领导出现和他说了几句话,左轮大人转身就走了。

问: 请问左轮大人为什么沉思,是哪位领导出来说话,又是说了些什么呢?





========试卷密封线=============


某日的午后(前篇)

历史遗留问题,一直放草稿里也不好
随笔性的段子,是上一篇的前篇(当时没放是因为放在前面会缺少紧张感,而且也没润色,当然现在也没有)
无cp,普通的日常

≡≡≡≡≡≡≡≡正文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≡

        现在是早上十点,左轮合上微微发热的电脑,揉了揉自己有些刺痛的眼睛,修整完后他扭头看向窗外,刺目的阳光让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。不一会儿,泪水就在眼眶汇集起来,其实这并不怎么疼痛,但是眼泪的流淌短时间内是无法停止的,他半遮着眼睛走到窗前,阳光在蓝色的波浪间翻滚着,美丽的光芒飞向四方,他半掩着眼睛看了一会儿,用厚重的窗帘挡住了那些刺目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等到他出门的时候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        电子市临海依山,可以说是相当优越的地理环境了,只是这座山小了一点,不过即使是小山,也是座山。这里的视角极佳,能看到广阔的大海,还几乎可以看到电子市的全景。实物比图片更让人感到震撼,他喜欢看着这一切,不论是夜晚闪烁着的霓虹灯,还是月光在海面的倒影。这一切都真实无比,也许以后,自己能有机会和父亲一起看这一切,也许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里离电子市并不近,如果小跑的话到市区起码需要走一个小时。而且现在还是盛夏,夏季的高温很容易让人觉得筋疲力尽,走的时间也只会更长。
海鸥扑棱着翅膀飞过了小山,随之而来的风吹起了行人的头发,山道上现在除了他空无一人,左轮压低了帽檐,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表,和往常的速度一致,今天身体机能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自己没有感冒的话,今天的情况不会这么糟糕。
        草薙清点着车里的材料,再三确认后,开着车往市中心赶去。他平常要比现在早走差不多一个半小时,如果自己再不快点赶过去,中午的这段时间就算报废了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有些凌乱的车厢,草薙叹了口气。最近汉诺骑士的行动越来越频繁,游作那个性格,心里真正想的事,一般只会默默地继续往下干,如果自己不拦着他,他怕不是要天天通宵翘课。他们也许离真相很近了,近到不像是真的,让人忍不住怀疑,忍不住继续深入调查……
        其结果就是,自己终于因为睡觉没关窗感冒了。而感冒这个病说重不重,说轻不轻,病症虽然不怎么明显,但是已经明显影响自己的日常生活了。好在吃下去的药发挥了作用,他已经不那么困了。
        草薙专心的开着车,这条路虽然并不拥挤,但是安全驾驶绝对没错。唔,那是什么?
        戴着鸭舌帽的少年走在路上,看身形,可能比游作差大不了多少,在这种天气里,要走到市区吗?这样绝对会中暑吧!
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,您有什么事吗?”明亮的金色眼睛正疑惑的看着他,不,不对,是浅褐色的,看起来像金色只是因为光照。反应过来的同时松了口气,但接下来该怎么说反而成了重要问题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能说什么,自己难道是因为感冒而糊涂了吗?像这样突然下车拦住别人,一看就不是好人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你如果要去市里,我想我可以捎你一程。毕竟这天气确实很热,走过去可能会中暑。”
        褐色眼睛的少年思考了一会儿,对他点了点头,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,“那就麻烦您了。”

六个颜色六个孩子啊……
继续吹领导是AI,我要把领导奶吐

没想到猜对了23333
当初写领导给草薙桑替活做热狗的时候。
其实前面还有一段,领导热爱自然热爱生活,出行当然就走路,然后步行下山被草薙给瞧见了。
草薙一个亲切老哥哥觉得人孩子走下去怪累的,那不得给捎一段,然后感冒不舒服,老实孩子就提出帮忙作为回报。
草薙哪知道这个套路啊,坐了一会儿就因为不舒服睡着了,作哥那就更不知道了,一照面给吓一跳。
作哥吓一跳是因为不认识他,领导完全没感觉,因为认识。不过没写日后谈,因为懒2333333
领导:唉都是SOL惹的祸,草薙桑一大好青年给整成这样,游作一个少年也整的贼瘦。早晚我和老爹得把SOL整报废
领导看着看着心里那个动力是无限大啊,等人醒了就回去忙事业了,顺便给一众受害人报仇。
回去之后被骑士们闻了一圈(bushi(老大你身上搁啥了啊这么香闻着都饿了
差不多这种故事
等会儿回去找找,把前半段放出来,就当写完了。

继续奶领导是人型AI,可能本体人类
鸿上博士当年以六个孩子为原型制造了电子宙,然后被SOL坑了,复活造出儿子复仇系列
左轮本质有六个哥姐,真鸡儿棒
估计最后还得来个牺牲?

我的宿敌突然变成猫这件事为什么只有我觉得不对

恶俗小段子,全部无厘头
出场人物:左轮(喵),AI 作哥 汉诺骑士团
只是我想撸猫

playmaker怀疑自己在做梦。
按部就班的打败汉诺骑士,触发特殊任务,也就是遇到汉诺骑士首领左轮,这一切都没有问题,直到左轮从破解龙身上跳下来。
熟悉的白色身影并没有出现,不论是半蹲、站着还是趴着的左轮都没有出现,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……
一只白色小奶猫。
playmaker眨了眨眼睛,这是自己敌人的阴谋吗?通过改变自己的虚拟形象从而使自己放下戒心之类的手段?
更奇怪的是,AI对着那只猫,不,他是说左轮开始喵喵喵的叫了起来,左轮也毫不示弱的叫了起来。怎么搞的,AI这家伙竟然真的会说猫语吗?
当前问题不是这个,AI已经从决斗盘里窜出去了,还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猫,对面小只的左轮,怎么看都很可怜……如果忽视后面瞪着AI喵的破解龙的话。
啊,还炸毛了。
这种意外事件并没有让playmaker吃惊多久,不如说他接受其实十分良好,而且对面的左轮还发起了决斗,那么一切打完牌再说就好了。

“喵喵喵喵!喵喵!!”
“喵喵!喵!”
虽然自己根本听不懂猫语,所以不知道卡牌效果也是……
“汉诺的头子你心眼真是够坏的!不过playmaker大人下一回合就能打败你!”
“解说死?你等着被我吃吧!”
你能听懂这件事,我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了。

让我们省略打牌过程,总而言之今天的playmaker大人也取得了决斗的胜利。对面的左轮看起来气鼓鼓的,体型都大了一圈,可是拎起来几乎感觉不到重量。
“哼哼哼,汉诺头子你就等着……啊好痛!”
白色的小猫在自己手下不舒服的扭动着,毛茸茸的尾巴在他手腕上扫来扫去,颈间的子弹项圈在他的动作下叮铃铃作响。
“playmaker你不是人!连猫都要欺负!”
“可恶!把左轮大人放开啊!”
“左轮大人的毛乱了啊!”
“哦哦哦是可爱的爪子!”
…………
决斗场地里出现了一个、两个,、三个,然后是越来越多的汉诺骑士,在他们一模一样的面具加持下,playmaker的觉得一开始的汉诺骑士大概是发动某位决斗王的魔法卡。
这个声音是用来召唤汉诺骑士的吗?
对面的声音越来越嘈杂,AI也兴冲冲的加入了战团,直到白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汉诺“团”中。
“请您遵循决斗者的礼仪,放开我等的首领。”

“喵。”
白色的奶猫挠了playmaker一爪,优雅的从他手上跳下来,走到了汉诺骑士们那边。
“我明白了,是分类B的资料吗?”
“喵。”
“大家也只是担心首领的安全,所以才来了这么多。”
“喵。”
“好的,我们回去就进行考核评价。”
“喵。”

再次总而言之,白发男人把资料扔到AI嘴里后,带着汉诺骑士们就走了。小只的左轮用爪子拍了拍地,巨大的破解龙再次现身,熟练的低下头让左轮跳到了头顶。
“喵喵喵!”
“那就下次再见了。”
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听懂猫语,playmaker并不想知道答案。

================

“决斗吧!playmaker”汉诺的领导再次帅气出现,这次是从破解龙头上跳下来。
“见到会说人话的你我蛮开心的。”
“哈啊?”
“playmaker大人终于知道和咱一起说……”
“AI闭嘴。”


财前骨科稳得很

鸿上博士大概不是黑幕,只是替罪羊吧……现在组建汉诺骑士搞sol啥的

不过左轮是不是人还待定

伊格尼斯和左轮的兄弟梗好想玩啊

内心充满了污秽
想把领导这样捏样然后再捏样这样

推上太太的AI酱和领导的兄弟梗也不错,喜
倍受父亲喜爱的儿子,和被追杀的小弟,哇啊奈斯
兄弟位置换一换也好味(๑ゝω╹๑)

深海

之前的脑洞,博士是大坏坏的延伸,之前应该发过……吧

目前没有cp,如果以后有,应该就是游左&AI左

概括:领导发现自己被骗了,基友还被绑了,爸爸还要删自己记忆,难受

以上无碍,走起




============正文============


自己在下沉。

无法感应到自己的四肢,感觉不到任何东西,自己似乎连触觉也失去了。是在做梦吗?

还是……

 

 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汉诺和SOL追捕下匆忙逃亡的AI出现在了汉诺骑士们的大本营里,现在正在疯狂地吞噬着汉诺的内部数据。“让那个混蛋把playmaker大人还给我!”之前还被追逐着的AI嘶吼着,汉诺骑士们的抵抗全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    Revolver在上线的瞬间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,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在追捕的伊格尼斯突然出现在了这里,甚至还搞出了这么大的破坏。曾经被重创的AI,不应该拥有这么大的力量,而且父亲怎么会坐视不理?还是说……Revolver不再去想这个问题,静下心来搜索着父亲的信号,只要父亲还在就没有问题,伊格尼斯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脚腕上有什么东西,不用看也知道是伊格尼斯动的手脚,识破了父亲的掩护程序,这算是相貌端正的回来了吧?在意识到这件事的同时,Revolver毫不犹豫的用父亲给予自己的程序切断了抓住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playmaker大人还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格尼斯庞大的身躯出现在他身前,如果AI真的有感情,那他现在应该是在愤怒?Revolver并不在乎他的感情,也不想知道他是得到了谁的帮助才得以成长如此,能确定是自己面前的确实是伊格尼斯本体,自己等这一刻很久了。巨大的破解龙突然出现一口咬住了AI,扯去了他近乎一半的“身体”。

        Revolver确信伊格尼斯并不能伤到自己,不论是完全体,还是现在这个奇怪的模样。“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,那我就收下了。”伊格尼斯的数据在破解龙的口下悉数破碎,被扯成的还剩一半的AI反常地笔直冲向他来。Revolver并不担心伊格尼斯能对他造成的威胁,这个AI一定会冲着自己的胳膊来,因为自己之前……之前?胳膊上的痛感打断了他的思考,面目狰狞的AI嚼碎了他的一支胳膊,随着数据的分析,AI身上紫色的条纹迅速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胳膊,”红色的AI的身体扭曲着,连发音都开始模糊起来“你在里面装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太长时间的逃亡,似乎让你遗忘了自己的造物主。”Revolver摸了摸自己的肩膀,断掉的胳膊马上重组起来,伊格尼斯刚才咬断的胳膊中,有着父亲送给他的礼物。这也是给伊格尼斯的礼物,内部程序一直重组错误的感觉应该不怎么好受,过不了多久伊格尼斯就会自行崩溃,被■■拖延已久的任务也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■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敢提起playmaker大人的名字!”伊格尼斯的声音刺耳起来,合成的电子音已经不再稳定,红色的AI不停地发出声音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,但Revolver只能听到模糊的杂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play……maker?我认识……他?”在他这样问到的的同时,伊格尼斯那张仅剩一只眼睛的脸上露出了接近嘲讽的表情。Revolver看着他的表情只觉得烦躁无比,这个AI每天唧唧歪歪还不够,还总是在决斗时露出这种眼艺,明明他的主人那么安静,怎么会有这种?伊格尼斯的主人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确实忘记了什么,几个月前汉诺苦苦追寻的伊格尼斯终于出现,汉诺骑士在利用SOL安全系统的漏洞追击伊格尼斯时,伊格尼斯引发数据风暴逃走了。从这之后伊格尼斯多次利用风暴逃亡,自己的手臂也曾因此被他……不对,有什么不对。自己的胳膊是因为,输给了某个人才被吞掉,那个人有一双坚毅不会为任何事所动的眼睛,是的,绿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?”

        Revolver抓起已经缩到眼球大小的伊格尼斯,红色的AI已经说不出话了,伊格尼斯即将要在这个世界消失了,他有种预感,伊格尼斯如果消失,自己将会永远忘记某些事情。Revolver键入修复程序,红色的线路从AI身上褪下,伊格尼斯的内部正在缓慢修复着,再过一会儿AI就会修复完毕,他现在汉诺的地盘上,等自己问出想知道的事情再消灭他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Revolver大人,您在做什么?”亡灵的身影出现在汉诺的废墟中央,亡灵看着他手中的伊格尼斯叹了口气,自责的说道:“我明白了,之前放走伊格尼斯确实是我的失误,您也不会想起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!”

        Revolver只觉得面前的副官看起来格外陌生,听他这样说,之前会不会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那父亲不会也受到了他的?Revolver握紧了手里的伊格尼斯,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,实在是不舒服。如果亡灵没法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么今天自己就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痛欸!哪个混蛋!”修复完毕的伊格尼斯在他的手里叽叽歪歪起来,“哦哦哦,终于发现自己被骗了吗?真是可怜啊汉诺的头子,毫不知情的被自己的父亲和属下玩弄于鼓掌之中,说出去连AI都要笑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……亲?”Revolver迟缓的低下头,死死地看着手里的眼球,“本AI刚才吃的信息里全都有哦,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碎嘴的AI还在唧唧歪歪的说着,Revolver脑子就像乱麻一样,父亲会删去自己的记忆,连亡灵也知道这件事?怎么可能,父亲根本不会做出这种事情,十年前如果不是父亲,那些孩子们全都会死,自己也是一样。就算变成植物人也在努力着的父亲,怎么会对自己?“你的父亲就是你现在想的那种人哦,你这个表情值回票价了,带你走我不亏啊。”紫色的AI抓住了Revolver的手腕,周边的数据翻滚起来。Revolver一下斩断了自己的手腕,把断手连同AI扔进了其他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这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,还是忘记比较好,博士也肯定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止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亡灵接住了自己,无法感应到自己的四肢,什么东西也感觉不到,甚至连被接住这件事也只是眼睛的视觉,自己上方亡灵的面孔越来越模糊,这下完全失去自己的感觉了。记忆又要被篡改了吗?自己到底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怀着这样的想法,他失去了意识。

 



---------------不知名的某处--------------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候也不忘留个后手啊,不愧是那个老头的儿子啊。”伊格尼斯漂浮在繁杂的数据海中,自己被扔进了网络里最危险的地域之一,不过这也能防止汉诺骑士们追过来吧?汉诺头子匆忙切断的手上带着给自己信息,虽然无法原谅这个家伙,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playmaker大人,你的账就先留着吧。”





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有后续,拖延症估计快不了

说实话我就是想看李领导哭哭……

想看在爸爸手下哭哭,在副官怀里哭哭,抱着作哥哭哭,然后和AI一起哭哭

抽了福袋心态有点崩(´-ω-`)

炸鸡:

RPG

很无聊很脑残很ooc 

作哥是龙剑士 李波更像驭龙使 葵酱是法师(不知道也没关系的设定)

阴谋脑洞,放着吧

拜托,你很好味欸.jpg

领导其实是鸿上博士的枪,亡灵负责暗中监视,普通汉诺骑士不知道。鸿上博士有对领导专用武器,所以说领导就像大笼子里的鹰,自己根本不知道被人关了。
和作哥达成和平友好三项规定的领导开始和作哥互通信息,然后鸿上博士利用这个把作哥一锅端了,作哥把AI酱送了出去,然后AI酱单挑领导,领导知道这件事后去找爹,然后也被抓了。
知道真相的领导接受不了,整个人都懵了,还是靠作哥爱的猛锤才清醒过来。然后三人难兄难弟,把AI讲搞出来之后一起溜到了SOL伪装,开始搞汉诺骑士。
“我不信,父亲不会……父亲?”领导被酱酱酿酿彻底弄倒,不可置信的看着老爹。
“喂revolver?”这是我们的好后援草薙桑
“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了,如果父亲希望我这样……”话没说完被作哥一锤干翻。
“第一,你的行动没有被封锁,你仍有选择;第二,你真正的身份还不清楚,那家伙说的理由一点都不可信;第三,在我向你讨回报酬之前,你都要给我好好活着。”
领导:我肚子好痛,对我好一点……
作哥:剧本就是那么写的
草薙:游作你是饿了吗,打人都没有劲

智熄段子

死蠢如我还没看19集,拼命石志

汉诺骑士们今天也在努力搞事。
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,骑士们在休息室里闲谈起来。
“我老婆的手办还没到,难受。”
“我的昨天就到了,还有特典!。”
年轻的骑士打开投影,蓝色天使在里面旋转着,看起来无比可爱。
“你们清醒一点,我们可是汉诺骑士,追什么偶像!”
“说得好,而且那个playmaker竟然还和她走的那么近,可恶!”
提到pm,骑士们安静了下来,直到一开始说话的人打破了沉默。
“那个pm是真的可恶,revolver大人被他耗的天天熬夜。”
“我们天天加班。”
“看那个身高,怕不是修仙高中生。”
“我们revolver大人被他气的都长不高了!”
“你这句话可以不说!”
警报声响了起来,大家打开自己的通讯器,某被谈到的踩着滑板的紧身衣混蛋的身影出现在投影上。
“这都要下班了……”
“我祝他……身体健康。”
话音未落,汉诺骑士们的身影已经从休息室消失。
今晚的他们,要加班到几点呢?

盛夏的午后

依旧是完全不会打牌搞阴谋只好写日常混生活的我,草草收尾让人窒息
角色不属于我,ooc我承包了,今天也在琢磨怎么加入汉诺骑士
ai酱不在,ai酱看家

出场人物:作哥 领导 草薙先生
关键词:夏日 热狗
是个恶俗故事
大概无cp,如果有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
以上没问题,走起

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 藤木游作,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位普通的高中生,实际上是在网络上多次击败汉诺骑士的帅气英雄Playmaker。每个成功英雄的背后,肯定有一位坐着旋转椅的强大后援,而那位后援的身份同样让人震惊,那就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是他的错觉吗,今天的顾客是不是有点多?
        藤木游作看着在热狗车前排队的人们,感到了些许不对。他熟练的推开热狗车的后门,站在料理台前的是一个陌生的、他完全没有印象的青年,本该站在那里的草薙先生则是倒在一旁的椅子上!?
        “游作君……吗?”青年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,“草薙先生因为感冒睡着了,再过一会儿应该就醒了,请别担心。”不知名的青年有点疑惑的看着他,褐色的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,可青年还没来得及等到游作的回应,另一位顾客就过来了,青年抱歉的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继续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藤木游作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,他不认识这个青年,印象中也绝对没有这号人。但是从见到他起,身体就像中了病毒的电脑一样不停的弹出报错的消息框,让他赶快离开,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,可是草薙先生还在那里,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危险人物的话,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带走草薙先生。藤木游作握紧双拳,在自己熟悉的座位上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藤木游作紧紧的盯着草薙先生,草薙先生脸上有点不正常潮红,身上没有拘束工具,可见处也没有伤痕,车里配置的电脑看起来没有问题,现在昏迷是因为药物吗?这个青年到底是谁,自己是什么时候在网络上留下了痕迹?
        这个青年离草薙先生很近,自己如果做出什么不对的动作的话,他可能会对草薙先生下手。藤木游作把视线转向窗外,夏日的午后路上的行人并不多,就连一开始蛮长的队伍剩的人也不多了。他是单独行动?还是在等待后援?抑或是故意在这里下套?
        他将视线移向青年,青年的比自己高一些,身上宽松的衣物掩住了他的体格,面向自己腰侧看不到奇怪的褶皱,但是不保证另一边是否也是一样。裤脚的垂落的角度很正常,应该没有藏什么东西,即是说,他本人是有信心击倒两个人的吗?藤木游作很清楚自己并不十分擅长打斗,更何况对方还有草薙先生可以作为人质,没有办法,不知道该怎么做,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游作君,你是饿了吗?”被他紧盯着的青年转过身来,他的思绪一下被打断了。青年一脸无害的表情,因为自己长时间的不回答,似乎还有点……担心?“不会也是身体不舒服吧?”
        藤木游作尝试着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连声音都无法发出,不能这样,如果再这样下去,如果再这样下去……藤木游作深吸了口气,抓紧了手里的书包,如果对准太阳穴甩过去的话,也许能击昏这个人吧。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,马上就可以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唔,好像睡过头了?”草薙先生抹了把脸,眼神还是有些飘忽的看向这边,“真是麻烦你了啊鸿上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客气,我还没感谢草薙先生载了我一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只是举手之劳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不知名的青年,不,鸿上转过身去,和草薙先生聊了起来。不是敌人啊,最近和汉诺骑士对上太多次了,导致自己想多了吗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知名的青年,不,鸿上转过身去,和草薙先生聊了起来。原来不是敌人吗?藤木游作放松下来,是因为最近和汉诺骑士对上太多次了,导致自己想多了吗……自从捕捉到AI,自己和汉诺的攻防就彻底倒转,曾经遍寻不到的线索也逐渐浮现。自己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近,近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否是真实,也许自己应该像草薙先生说的那样去放松一下吗?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,我有点事情要先告辞了。”鸿上突然皱了下眉头,抱歉的看着草薙先生。“那么草薙先生请注意身体,那边的游作君也是,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突然被点名的游作抬起头来,只看到鸿上已经跑远的背影,刚才一直在和草薙先生说话的鸿上,是什么时候接到的消息?这个人果然不太对,游作盯着那个方向愣了一会儿,被草薙先生叫回了神。
        “游作你脸色不好,是不舒服吗?”草薙摸了摸他的额头,顺着游作的视线看去,“是想交新朋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没有这个打算。”
       “鸿上君人还不错,是喜欢体验各种事物的年轻人。不过好像不太喜欢电子产品,身上连手机都不带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没有在意。”
       “年轻人口是心非也很正常,走出第一步以后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说没……阿嚏!”
        关于朋友的话题就此中止,被草薙先生灌下感冒药强制要求休息的游作趴在桌子上,意识逐渐模糊起来。
今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,需要去思考的事,但是现在完全没有力气去想了。

设定和脑洞来源

瞎奶左轮,估计以后会被打脸

本体ai,身体机械/人造人,十年前以某六位孩子为参数制造出来,亲爹鸿上,自然回归主义者(因为自己几乎触摸不到真实,所以超向往?)

十年前处于学习期,无意识帮助了sol伤害了孩子们,所以现在说是孽缘?消灭电子宙后大概会自灭吧,和伊格尼斯说不定算兄弟……

这个属于脑洞,李领导是以鸿上博士早逝的儿子为原型制作出来的,去世的鸿上才是勇气君。鸿上博士制作出左轮,并不是儿子的替代品,而是自己时间可能不够,需要有人继承自己和儿子的意志继续做下去。但还是有点心理问题?

 

机器人/人造人猜测原因:汉诺骑士五年前搞电子宙,李领导作为一个领导起码15+,然后今年应该是20?但是身高和体格,看看老父亲,这不是很奇怪?但是机器人/人造人不会变化,恩。而且当时被ai酱啃了一只胳膊下去,完全无障碍,稳得很。而且手上那个印记,哇塞棒!

本体ai原因:幽灵当时说李领导不可能出错,讲真你们就算吹领导,也没有这么吹,领导能风暴连线,如果不是天赋技能,那大概就是五年前吃了AI数据后get的新技能吧。

想想蛮惨的,v6里虚拟现实很发达,但是机器人制造感觉还是一般水准,就算有拟人型号,也不会特殊加装五感吧……而且我怀疑他们那个世界根本没开发这些功能,在现实生活中的李领导还不如在vr里…

 

脑洞本体:

偶尔会有那种闲聊?汉诺骑士们讨论起自己喜欢吃的食物

“汉堡赛高啊!”

“那种很不健康吧?煎饺才棒!”

“我提名杯面,那个超方便,红恶魔龙那一系列超棒!”

“附议。”

“同意。”

“说的没错。”

“不知道左轮大人喜欢吃什么啊……”

“问了说不定会死?”

但是听到他们闲聊的李领导,并不知道食物的味道